“找一个人好难!”

2019-08-08

归合村两委班子很得村民拥护。去年11月1日,村干部说一声,上百名村民义务帮合作社剪紫黑香糯。

归合村两委班子是一个团结、有战斗力的班子。

“吴培莲说她不来了,她老公没给她来!”

7月23日下午,在归合村村干部会议上,村委副主任陆金球向大家汇报说。

“找一个人”找了两个多月了

吴培莲是归合村归木屯人,前几天她还说,要考虑一下;过几天,她就这样回复了:“我的娃仔已经大点了,我老公的爸妈还年轻,还能带娃仔,还能接送娃仔上学放学,所以,我要和老公外出打工。”

像这样的答复,村干部们已经听过很多次了。

同在归木屯的青年陆荣华,前些天也这样回复驻村第一书记廖星:他孩子还小,他要养家,要出去打工挣钱,就不能留在村里了。

究竟是什么事,让他们都“不愿来”呢?

村委要找一名民政协管员,主要就是负责村里民政方面的工作,特别是上门帮村里领养老金的老人办认证。现在认证方便、容易多了,用手机就可以办理。当然,做一名民政协管员还是有条件的:要负责任点,要懂点电脑;嗯,不懂电脑也没什么,可以在以后的工作中慢慢学。

嗯,月工资1300元。

归合村找一名民政协管员找了很久了。5月底,归合村原先的民政协管员石庆城,考到邻县三江侗族自治县的富禄乡去工作了。也就是说,从5月中旬到现在,找了两个多月了,乡里面也催了好几次了。

归合村6个屯,为找一个人,村干部们每个屯都捋过几遍都刷过几遍了。

比如新龙屯的陆万军,他是归合村妇联主席杨云花的丈夫。为动员他来做村里的民政协管员,村支书陆玉光还笑着对杨云花说:“如果陆万军愿来,那么你们就是双职工了。”可惜他也不愿来,宁愿就在乡里做事、打零工。

现在在家的青年,像新龙屯的陆万田、下寨屯的陆红兵等等,村干部们都“打过主意”,可是一联系他们,他们就马上拒绝了。有的还很有深度地说:虽然有工作的地方没有舒心的家,但也比有家的地方没有更好的工作要好。

拿900元的,帮着找拿1300元的

月工资1300元,是多是少?

归合村妇联主席杨云花、团支书陆地的工资,比这还少呢,每个月才900元。

大年乡归合村在融水苗族自治县最北部,全村70%以上的劳动力常年在外务工,主要从事石材加工和家居装修工作,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靠手艺,让自己的家庭实现了脱贫甚至致富。

陆地这几年之所以不外出打工,是因为他父母今年都80多岁了。

在“找人”过程中,拿着900元月工资的他,也和其他村干部一样,去找一个要拿1300元工资的人。

我不知道陆地心里会不会不舒服,只是见他还是每天乐呵呵地来上班,乐呵呵地去做事,还乐呵呵地代替未来的民政协管员到乡里参加民政业务知识培训,乐呵呵地和其他村干部一样做着本是民政协管员做的工作……

我心里暗暗地为他叫屈:你不怕找来的人做得比你少,却拿得比你多吗?

当然,我心里更多的是对他感到钦佩。

归合村两委班子可以说是大年乡最团结、最有战斗力的班子,村里的各项工作也都名列大年乡前列。这是政府培养、班子成员个人进步成长的结果,也是我们驻村扶贫工作组“建强基层组织”作用的一点体现。像陆地、杨云花,也在这个班子主要成员的熏陶影响下,成长为非常出色的村干部。

但是,这么优秀的班子,还是遇到了在村里“找一个人好难”的新问题。而大年乡村民较多的村,有两三名民政协管员呢。

不过,好消息终于来了——前几天,终于找到一个人了:她是从贵州省嫁过来的,也是在归木屯,带两个小娃仔,和老人在家。

廖书记和陆支书、石主任等村干部都松了一口气。

可是,同样是前几天,村妇联主席杨云花就跟大家“提前打招呼了”——

“我小女也大点了,后年就5岁了。做完这一届,我也要和陆万军一起到外地务工了。”

(记者 林雄)


浏览: